甘肃武威第十五中学

初一3班((初)三年级3班) 

班级口号:和谐 勤奋 快乐!
当前位置:我的班级 > 家长上传文章 > 正文

青空之蓝

2016年04月20日 21时 来源:  张可慧的家长 浏览: 2094次
     

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天空被净蓝妆成碧玉,一泻千里。幽幽云谷,山林苍翠,霞光笼罩袅袅生机,暖风过处,一派和谐详宁。

绿树层荫摇曳斑驳,枝叶间隙点点辉映青空,皎洁明澈。一望无际的净蓝,像圣水淋过的冰山水晶,舒爽适目。

花香语,千娇百媚,姿态婆娑。泉音叮咚,山溪浅唱,旖旎笙歌。劲风扑朔,苍鹰掠过树顶,贴近溪面,踏得水花四散飞起,沾上光莹角,炫彩婀娜。

青空无愁绪,常常与路过的清风白云嬉戏,时而帮帮忙碌的飞禽梳理凌乱的毛羽,时而鼓起圆润的腮唇朝平静的湖面吹吹气。清脆悦耳的莺啼,喑哑低沉的虫鸣,都是因它而奏起的旋律。

(二)

清泉里悠游双纹鲤,粉白相间,来去粼粼波光中,如樱花散入白纱,点缀无暇,山人唤得香名樱鲤。湛蓝生性顽皮,潜入泉底。霞光云影,动静相生,逗乐了闺鲤,弥足了蓝心,怎不就是竹马绕青梅的华年稚景!

曾有山花烂漫时,樱鲤为水所困,不得欢欣,甚是仰慕苍鹰桀骜雄伟的英姿。但青鱼与飞鸟的恋情终究是传闻,它自知颇深。蓝天倒映在水里,离它很近,它羞怯地将自己的心事诉与蓝听。

蓝乘载白云,贯穿鹰收容吐纳的腔腹鼻息,日月交替,苍鹰昼不息的坚持唯蓝独知,追逐便由此开始,注定结局难定。

鲲鹏振翅,扶摇直上九万里,凌厉的气势,凡物畏危不及。苍鹰不甘蛰居,翱翔天际,从不曾料想强大到遮天蔽日,会是庇护,也是陷局。

背对苍穹,苍鹰俯瞰的从来只有巍峨陡峭的坚硬磐岩和锐利尖削的楔形树顶,犹如顽固不摧的盾甲和蓄势待发的利箭,对它都是致命的生存挑衅,一失足将万劫不复。弱肉强食,成王败寇,大自然优胜劣汰的谶言时时刻刻警醒着它。一次次起飞,强劲自己的羽翼,无情决绝地厮杀,壮硕自己的身躯,一切阻碍它的迷障,它势必斩杀于爪下。稚嫩光亮的毛发蜕变成苍劲有力的臂膀,它赢得了力量,却孤寂了心房。

明媚的蓝,干净阳光的蓝,像经春润过的眸子,喜欢珍眼下所有的生机灵长。心疼地俯视着苍鹰生硬暗哑的脊背,它懂它内心的忧伤风雨千山,蓝想用自己的光将它内心的黑暗照亮,努力泼洒温暖,唤醒万物华芳,期望能够为鹰所感,不再困挣于一直以来的孤注设防。

晨光在前方,也在身旁,青空倾尽一切守候苍鹰的归程,与它相伴,无尽的宽容,不可言传地肆无忌惮。

风云变幻,历久沧桑,时光在悄然中静静流淌,一切年少轻狂都不复从前模样。青空的湛蓝依旧,白云匀开薄薄一层,渗入几丝英挺硬朗。樱鲤扑哧鳍扇,头顶为它所熟知的蓝已不知何时琉璃璀璨,落入红尘光芒万丈。曾几何时,一意孤行地想要帮忙规劝那乖戾的身影,奋不顾身地挣脱出水面,却险些把命丧,它想得太简单,飞鸟与鱼的距离,远比天空与飞鸟的距离相隔得宏远深广。

纵使苍鹰对那片清透的蓝视若无睹,偏激执拗的秉性我行我素,但完成一生必须背负无可选择的命途却也遗露出无尽的悲凉心酸凄寒孤苦。

偶有浊云密布,电闪雷击,天地间狂风骤雨。是蓝的阻止。苍鹰目光如炬,遍布血丝,毅然翻腾凌驾滚滚云海。密集沉重的雨珠是青空灼热的泪滴

(三)

某一天,打江南来了位画师,无冕的国之圣手,皇孙贵胄、英亲王候无不重之、礼之,望得其神来妙笔,全己万古流芳之名。然世事无常不如人意者多,岂料这位画师秉性旷达,不苟言笑,更视流俗如敝履,放荡不羁难以琢磨,古怪的脾性任如何的金砖碧瓦、娇姬美婢都奈何他不得!

这人眼里到底装着些什么呢?茶余饭后的谈客常常捻起一把香瓜子,扔一颗进嘴里,慢慢叨嗑,摇头晃脑若有所思。

没人懂他的性之所向,没人懂他的心之所往,寂寞孤独与他相伴。年少时辗转游歇各国,看过太多的悲凉萧索、聚散离合。迷醉、贪婪、跋扈、张扬,肮脏糜烂,浑浊不堪,只消一眼,恨不得逃之、遁之,弗曾来过。

他举着酒杯,跌撞着冲出宫闱。策马狂奔,驶至田野塞上。泪水濡湿了双目,他来不及擦干,没有人的原野上,鹰击长空,鱼翔浅底,鸟语花香,山溪静淌。

这样的风景他见过,却不曾细赏,他努力搜索着照亮这一切的明光,抬起头,入眼处无暇辽阔、纯洁澄澈的净蓝,震惊得他百骸泠然,烙印进他眉间心上,百年难忘。

晋有武人缘溪行,忽逢桃花林。芳草鲜美,落英缤纷。自然的绝妙胜景鬼斧天成,巧入隔世仙境,风扶纤纤柳,溪随绵绵山,何等的自在悠闲。

结庐此佳境,定然车马无喧涛,他找到了身心的寄居所,便是这青空白云下。他将与这里的一切为友,从陌生到永久

山气日夕,飞鸟相与,心情从未有过的轻松舒畅、惬意恬淡,纯纯粹粹的山山水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原来可以如此简单,只要寻对了地方!

忘记了画笔,仰身躺倒在茸茸的酥草上,注视着万里青空盛放的净蓝。它毫无杂质,毓秀纤美不可方物;它浑然天成,钟灵圣洁逼视本真;它无己无私,燃放光华群芳尽染;它宽阔辽远,百里千丈倾泻温暖。

这抹净蓝,暖入了人心,让人想伸手将之呵护,它饱含童真,无邪未泯。无形中拯救了他数年前就消靡颓葬的性灵。

“我眼里的风景清绝如画,除了你,便再容不下其他了。”

自此,画师恋上了青空,一往而深!

犹如炎的山泉滑过热燥的喉舌,那蓝,清湛得似乎可以掐出水来,又似乎距离地面极其近,伸手就能摸到昂鼻就能嗅到,嶙峋起伏的肝肠沟壑都被它熨帖服舒了许多。只是,思及深情处,不由繁生出惶恐骄躁。他来得太晚了,以前浑浑噩噩游荡的时候,这里发生了什么呢?风景又是如何变幻的呢?他错过的太多,竟歆羡嫉妒起一直生活在这里的翠林山鹰、清溪鳜鱼,它们比自己更了解这个地方,也更了解这抹净蓝。

伸手掬一捧清泉,滋润干渴的心田,摩挲水漪迭起的细纹,丝滑轻柔,玉骨冰肌般薄凉浸透,涤荡掌心浑浊粗糙的旱茧。

他行遍山川江河,阅尽世态凉炎,画过无数飞禽走兽、花木虫鱼,一切烟波风云,盛景流春,浮光掠影间竟也都及不上这里半分清娴半分绵绻。

双手摩挲过丹青无限,唯独不曾提笔描绘那抹净蓝,实则更想将他深藏于心,永久储存,不让任何人窥探,淡笑不语即是他无疾而终却仍眷恋不舍的爱的成全。

仰望这纯净的青空,静静品味今后过往,从前太过匆忙,现在怜得细水流长。守候这独一无二的湛蓝,心驰神往,给思念造一堵墙,留一段香。

上一篇:言叶之灵

游客无法评论,请登录或者注册之后参与评论

访客(14